路寒袖詩選

 

Embed or link this publication

Description

路寒袖詩選

Popular Pages


p. 1

路寒袖詩選

[close]

p. 2



[close]

p. 3

〈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〉/路寒袖 常常在夢中 我會突然驚覺 遠眺廣袤的原野 一列火車披著寒光 射向墨黑的鄉愁 我知道,父親 正在車頭 瞻望前方 護送每位旅客 駛過漫漫長夜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按照時刻進出季節 按照時刻家門離回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1

[close]

p. 4

他的心 繫在車頭 適合撞破黑夜 他的作為 一如鐵軌 平直剛硬 足以負荷全世界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忠誠的聽憑上級指揮 熟悉各種號誌 觀察雲霧全神貫注 車輪彈奏鐵軌 敲出父親唯一會哼的配樂 山水追逐山水 是父親駕馭日子的流動背景 記得從前,父親常常 2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

[close]

p. 5

在家中播放這部單調的影片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這是他最初與最後的職業 三十八年來 他開車 載給我們菲薄的歡悅 他開車 看遍了生命的繁花落葉 我們卑微的家譜 彷彿簡陋的月台 早已堆滿旅人的腳步 三十八年來 父親用青春磨亮了 全台灣的鐵軌 我們的家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3

[close]

p. 6

總吊掛他火車的最後一節 無數個年節 餐桌上空的就是那一位 我知道,那時 父親正蹲坐台灣的某一站 獨對寒月,吃食著冰冷的便當 小時候 喜歡臥貼鐵軌 竊聽,父親 正在車頭 與同事談論的 我們的一切 三十八年來 家裡的任何悲喜 他統統留在車上 仔細反覆的溫習 4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

[close]

p. 7

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汽笛一鳴 無論酷陽或電雷 都得咬牙闖越 他深深了解 生活如果有什麼哲學 那就是鐵和鐵 生活如果曾經落淚 也要丟給車輪 讓它一滴一滴的輾碎 我有時從北到南,從南到北 搭乘火車沿線搜尋父親 獨自奔馳的歲月 鐵道上褐色的石塊 長堤般的羅列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5

[close]

p. 8

莫非這些 盡是父親凝固的淚 偶爾火車交會 我多麼渴望在那電光石火中 跟父親扮演異地的相逢 常常在夢中 我會突然驚覺 望著熙攘的月台 父親的火車進站了 乘客紛紛下了車 而我的父親 瞻望前方 拖著三十八年的疲憊 準備開往生命的邊陲 6 我的父親是火車司機 1988.06.26 寫成 1989.11.27 載於自立早報

[close]

p. 9

〈針〉/路寒袖 年輕守寡的祖母 終於找到生存的浮木 --一根細細的銀針 即使日子堅硬 黑夜厚厚一疊 穿著祖母淚腺的針 總在她的指頭 汲取潤滑的鮮血 五十年來 縫製了公務員的父親 又給我合身的一切 串連了勢利的親戚 讓他們春夏秋冬服服貼貼 針1

[close]

p. 10

祖母說,從微小的針孔睨過去 除了嫌隙 這世界依然別有天地 五十年來 那銀色的針耗盡 祖母秀麗的髮絲 如今,正沉存我的心底 每當仇恨戳穿寬容 它便繫著祖母的期許 殷勤為我繡補 破了洞的人世敬意 1990.05.02 寫成 1990.06.07 載於中國時報 2針

[close]

p. 11

〈煤球〉/路寒袖 當整條街的炊煙 為晚霞而暴動時 祖母才蹣跚的 跨過風的門檻 到飢餓的最深處 煽火點燃煤球 終於我們有一鍋稀飯 拌著醬油 黏接黑夜與清晨 數年來 我們貧寒的胃 圍靠微溫的煤球取暖 幽暗的光芒照現 煤球 1

[close]

p. 12

模糊難卜的未來 祖母枯瘦的雙手 如拒絕投降的火鉗 夾起赭色的煤球 在我們蒼白的日子底層 烙下見證的血印 1990.08.31 寫成 1990.09.24 載於自立早報 2 媒球

[close]

p. 13

〈溪戲〉/路寒袖 外雙溪對岸的唐代屋脊,適合 四月的風飛翔 十月的雨遊行 夕陽偶爾踮著腳尖打盹 以及,發表一些 被偷偷寫在筆記本的詩作 那個中文系學生,上樓時 不小心滑落的唐宋詩選 散逸一地尚未入學的五言七言 躍進無堤的溪裡 開鰓展鰭,裂開微笑的嘴吻 一群不安於室的魚 溪戲 1

[close]

p. 14

魚總在不安的夜梭巡 月光薄薄映照 片片銜含風霜 巨岩如典,冊冊驚險 側身穿越層層韻部 擺尾拍擊平仄,飛彈出水 勾引住天際初昇的星辰 溪水繞石,細而不絕 魚族潛浸,竟是一身滑潤泳技 在湯湯大海中 惟有這些帶星的魚背 得以切開黎明與黑夜 1999.03.18 寫成 1999.05.25 載於自由時報副刊 2 溪戲

[close]

p. 15

〈衣櫃〉/路寒袖 比一甲子還老的衣櫃 是一座巍峨的黑巖 悄靜的聳立在無夢的天窗下 將祖母的一生鎮壓在我們王家 我打開衣櫃的門 鑲著明亮的鏡子 死了近六十年的祖父 站在裡邊 身穿風衣,戴著絨帽 他脫下那件祖傳的舊風衣 披到我身上 我搜索衣櫃 衣櫃 1

[close]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