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夫書摘

 

Embed or link this publication

Description

殺夫書摘

Popular Pages


p. 1

李昂《殺夫:鹿城故事》書摘(頁 82-108) 2 作為一個屠夫,陳江水是行內的一把高手,據說他十出頭歲到「豬 灶」來打雜後,很快就有操刀的機會。他第一次執刀,握著一尺多狹長 的尖嘴刀,一刀插進豬喉嚨,快、狠、準,連手都不曾顫動一下。豬灶 的屠夫們叫他「殺豬仔陳」,除了戲謔他整治女人,不無也有稱譽他的 一手功夫。 多年的屠宰工作,使陳江水一向有早起的習慣,洞房花燭夜後,仍 不例外,三點多鐘天還一片昏黑,陳江水就已起身,看眼昏睡一旁的林 市,也不曾叫她,兀自穿戴好,隨身攜了屠刀,到陳厝中心的小市集用 早點。 趕早的賣麵茶老人,已來擺好兩張破竹椅,響起一把大水壺,看到 陳江水,熱絡的招呼,還不忘惡戲的問: 「女人娶了還來照顧老主顧,捨不得她早起,真是會疼惜。」 陳江水笑罵聲幹,不曾言語,接過麵茶,蹲在地上很快唏哩呼嚕的 喝完兩碗,起身穿過陳厝前往豬灶。 1

[close]

p. 2

豬灶設於鹿城南。在一大片稻田中,有一條小路可以從鹿城聞名的 風化區「後車路」直蜿蜒下來,通過稻田再經一片很大的池塘,就是豬 灶。電力使用傳到鹿城後,鎮民在附近蓋了一座發電所,可是仍少人跡, 加上豬灶附近小路兩旁種植的竹子直撲向路中,擁擠得路面越發陰慘。 風大的時候,竹葉一陣悉悉嗦嗦,襯著月光照射灑落地上的不齊暗影, 陰森森的,和鄰近的池塘和豬灶,一直是鹿城傳說中出鬼的地方。 陳江水對這些鬼怪並不顧忌,自從小時候家裡窮吃上這口飯,他和 許多殺豬為業的人一樣認為,殺豬殘害生靈要真得下地獄,地面上有什 麼鬼怪,也沒什麼可怕,大不了跟著走。 然而,信仰和祭拜仍是必要的,在豬灶的入口處,即有一塊一丈多 高的巨石,上面刻著「獸魂碑」三個大字,刻痕還以紅色填染,愈發字 跡清楚,石碑前有個香爐,每天香火不斷。除每個月固定的拜拜外,逢 七月十五的普渡和打醮,更有大規模的祭祀。 過獸魂碑,豬灶是棟成 L 型的磚房,中間一長排通間才是屠宰所在, 右方銜接的較小房間,用來作打印和其它用途,屠夫們也大都將私有物 放在此處。 陳江水到豬灶,例行的會先到小房間,在這裏主要為換上一雙高筒 橡皮鞋,至於圍於身前遮擋用的布兜,陳江水不一定使用。多年的屠宰 2

[close]

p. 3

經驗,陳江水已少有機會任豬血沾染上衣服,倒是屠宰處地面上始終漾 著一層水,不穿高筒鞋就十分不便。 收拾停當,陳江水從一道相通的門到屠宰處,一陣熟悉的辛辣腥騷 氣味迎面襲來,精神為之一振,陳江水昂起頭,重重的踩著腳步走入屠 宰處。 入口右邊一口水井,早有婦人們聚集著打水,幾隻豬仔,四隻腳被 緊緊捆綁著躺在地上,周圍四散著幾個男人,由於時間尚早,有一句沒 一句的閒搭。除了豬灶的幾個幫工,就是擺肉攤的,他們運來豬仔,不 自己屠宰,但也留下來監工。 看到陳江水,紛紛打了招呼,幾個幫工怪聲呼叫,有個住陳厝莊附 近的老鄰人,一拳往陳江水下體搗去,笑著大聲問: 「說來聽聽,你女人如何?」 「當然又小又緊,很爽啦,不比『來春閣』金花那個破布袋,進去 後空空,底都不知在那裏。」一個肉攤販子,故意擺了個極正經的臉色, 評理似的說。 一夥人轟的大聲笑了起來,一個中年幫工,羨艷的說: 「有個女人,免作羅漢腳,有吃有睡,實在是有够嶄。」 3

[close]

p. 4

另個怪叫接道: 「嶄什麼,嶄得今日這款沒精沒神又險來不及。」 眾人再度大笑,而陳江水任憑怎樣笑罵,照例不曾回說,只連聲笑 罵幹、幹不絕口,但一雙陷在肉裏的小眼睛,早笑瞇成一條線。 好一陣喧鬧,看看時候不早,幫工才不捨的到一旁,兩三人合力將 一隻豬仔從地上提起,一聲吆喝,放到磚砌的臺子上。臺子離地有三、 四尺高,臺面砌成淺淺的V字型,豬仔一側放上去,皆正好窩在切口處, 四隻腳又給捆住,豬仔很難翻過身來,當然也不可能亂竄了。 可是,顯然已預知將會發生什麼的豬仔,這時不僅大聲號叫,還引 得地上的豬仔一齊慘號。豬號連聲中,一個幫工突然拔高聲音朝陳江水 喊道: 「昨天你女人是不是也這樣叫?」 陳江水這回沒再罵幹,揚起手中的尖刀作個刺人的比劃姿勢,一夥 人笑得東倒西歪,還有人捧著肚子直呼阿母。 就這麼一疏忽,連聲慘號並盡力掙扎的豬仔,幾乎翻身滾下臺來, 幫工們忙出手按住豬仔,還好V型切口的斜度較平臺好著力,紛亂一陣 即又就緒。 4

[close]

p. 5

陳江水這才走上前去,左手握住豬嘴,將整個豬頭往上掀,露出喉 嚨脖子處,也沒看到他右手怎樣舉起來,一把一尺多長的狹長尖刀,已 切插入喉口,隨着豬仔拔得尖高的慘號,刀口向下拖割兩寸多長,刀一 抽回,血即大股的噴出來。 這是陳江水的時刻,是他凝蓄一整個早晨的精力出擊,當刀鋒沒入 肉與血管,當刀身要被抽離的那一剎那,血液尚未噴湧出,一陣溫熱羶 腥的氣息會先撲向握刀的手。一當這溫暖如呼吸般的氣息一輕拂上來, 不用見血,陳江水也已然知曉,他又圓滿成功了一次。 可是那個早上,那剛過完新婚之夜的早晨,一陣持續的昂奮騷擾着 肚腹,加上夜裏不曾睡多少時間,陳江水總感到精脉虛弱而至舉刀的手 顯現遲疑。陳江水深知,他的一刀下去,決定的不只是豬仔的死亡命運, 還有那一刀下手的位置、深淺,都關係着這頭豬仔的肉身價值──一頭 血放不乾淨的豬仔,肉呈粉粉的屍紅色,極容易被認定是死後再屠殺的 豬仔,是買賣豬肉的大忌。 幸好那天並非初一十五或王爺生日,待放血的豬仔不多,陳江水極 力凝住精神,以過往多年的屠宰經驗,也不曾出什麼差錯,只握刀的手 卻汗濕滑膩,像滿滿握了一手溫熱的豬血。 5

[close]

p. 6

舒口氣從豬灶出來,時候尚早,不過七點多鐘,陽光亮花花的灑滿 四處,一出豬灶,陳江水依多年的習慣,信步就往「後車路」方向,待 走到池塘邊,才想到家裏有個剛娶的女人,略遲疑是否像往常一樣到「來 春閣」去睡金花的熱被窩,再一想到夜裡林市的呼叫,興致的繞過另一 條路走向陳厝。 回得家中,林市顯然剛起身,正背對着門依床梳頭。陳江水留意到, 那削瘦的女人竟有着一頭滋密烏滑的長髮,立即快步從背後上前,一把 抓住林市的頭髮在手裏略一把玩,再用力往下掀,林市驚呼一聲仰躺下 來,陳江水整個人也順勢壓上去。 原出聲驚叫的林市看清是陳江水才暫時止住聲,陳江水又已動手在 脫她下身衣褲。會意到將要來臨的,林市儘力掙扎並大聲喊叫,然而陳 江水反倒像受到鼓勵的越發恣意起來。 這一次陳江水要的時間不長,他只是惡戲的淩虐林市,看着女人承 受不住的在他下面號叫,得意的瞇起陷在肉裏的眼睛,喝喝乾笑。 當最後那一剎終得來臨,陳江水知覺並沒有多少東西噴灑出來,但 晨間鬱沉在肚腹的積氣,騷擾着他令他手心出汗的不安,卻像霎時間全 排放掉,整個人爽然的輕快著,並在極度倦怠中睡過去。 6

[close]

p. 7

下肢體的疼痛使林市爬起身來,以手一觸摸,點滴都是鮮紅的血, 黑褐的床板上,也有已凝固的圓形深色血塊,血塊旁赫然是尖長的一把 明晃晃長刀,是陳江水臨上床時隨手擱置的豬刀。 林市爬退到遠遠離開刀的一旁再躺下,下肢體的血似乎仍潺潺滴流 着,林市怕沾到衣服不敢穿回衣褲,模糊的想到這次真要死掉了,但在 倦怠與虛弱中,也逐漸昏昏睡去。 被搖醒已是日午,陽光透過房間的唯一小窗刺痛林市的眼睛。有人 端着一大青碗飯菜站在面前,林市忙出手接住,才看清站在床前的陳江 水。 雖是昨天宴客剩的隔夜菜飯,仍有大塊魚肉,林市在飢餓中吞嚥下 有記憶以來吃得最飽的一餐飯。吃完後才留意到陳江水一直以怪異的眼 光看著自己,林市低下頭來,發現下身衣褲褪到足踝,自己竟是赤裸下 身吃完這碗飯的。害怕陳江水會再度來襲擊,也驚恐於自己的裸身,慌 忙把衣褲拉上坐在床上仍不敢下來。陳江水再看她一會,交代一句他要 出去一下,轉身即大步出門。 林市再在床上坐著,直到確定陳江水已走遠,才一腳跨下床來,怎 樣也沒料到一張開下肢體,竟是疼痛難當,忙以手摀住彎下身來,那種 7

[close]

p. 8

被充塞的感覺仍存有,撕裂般的痛楚慢慢減退,好一會林市直起身來, 再不敢大步跨動。 拖着細碎的步子在屋內四處走走,林市感到陌生。用土塊堆疊起來 的房子雖在正午時分,仍然相當陰濕;凹凸不齊的泥土地面上,也泛着 濕冷的水氣,唯有的兩扇小窗緊緊關着,到處有一股渾重的霉味。 總共只有一房一廳用布帘隔著,再加上一角擺設鍋灶處算是廚房, 林市沒幾步路很快的就走遍,原還不知要幹什麼,看着四處灰塵、髒亂 東西亂堆,林市以在叔叔家操作的勤快習慣,找來水桶與抹布,一一擦 洗起來。 也不知過多久,有人進到屋子,林市以為是陳江水回轉,慌忙想走 避,聽到有個拔得尖高的女人聲音喚有人在家否,林市應了一聲上前, 是個五十來歲的老女人,膚色沉黑,是陳厝打魚人慣有的顏色,臉上皺 紋重重,頭髮雪白,在腦後綰個鳩髮,整個人看來十分俐落。 「我住你們隔壁,人家叫我阿罔官。」老女人說,她一開口,一嘴 牙齒俱在,白森森的像從別人嘴中套用來的假牙齒。 8

[close]

p. 9

林市退縮的站在一旁,也不知讓坐,倒是阿罔官自己在廳內的兩張 竹椅中,選擇靠門的一張坐下。由林市的名姓、家人問起,幾乎問遍林 市的祖宗八代,才轉了話題,秘密的、壓低聲音的透露: 「實在我是認識你阿母。」 林市遲緩的抬起頭看着阿罔官,而阿罔官又突然想到什麼的接下大 聲談起陳江水,說他人不壞,就是幹了殺豬這個行業,以後下地獄豬仔 會來索命,難逃開腔剖腹、浸血池這些刑罰。 老女人繪聲繪影說著,彷若她親自一旁看見,卻不見林市有何懼怕 反應,有些索然。換轉話題接着說要林市時常同她到陳府王爺拜拜,好 替陳江水消除部分罪愆。否則以後下地獄夫婦同罪,婦人也得擔待。 這回林市張大眼睛,驚恐的很快點頭答應,阿罔官面露笑容,宣了 一聲阿彌陀佛,十分欣慰,伸手探入洗得泛白的一件青布大祹衫口袋, 摸摸探探許久,拿出一張黃褐色的油紙,小心仔細揭開,裏面包着一小 圈黑色膏藥。 「喏,這個治傷口最好,拿去用。」老女人曖昧的笑着,眼神嘴角 泛着怪特的羞持春意,又強自裝作若無其事。 「聽到妳昨夜和早上那款大叫,我心中直唸阿彌陀佛。」她說。 9

[close]

p. 10

立即的紅潮湧上林市雙頰,低下頭來,也不好意思去接那膏藥。 「拿去,這又沒什麼害羞。」 阿罔官拉起林市的手,將膏藥塞到林市手裡。 「妳阿嬸先前沒教妳?」 林市茫茫的搖搖頭。 「沒阿母的孩子,真可憐。」老女人一面嘟喃一面站起身來。 「我要走了。」她說。「討海的要回來吃飯囉。」 林市目送阿罔官走遠。她纏過又放的腳也還不小──原不是纏成什 麼三寸金蓮,放了後也幾近乎有一般女人的腳長。但走起來還是不大俐 落,每跨下一步,都好像得把腳整個提起來再放下,趑趑趄趄只能小步 朝前,因而看來好似相當辛苦。 林市愣愣坐着,看着阿罔官的身影拐向左邊不見,看着天日慢慢沉 暗下來,手中捏着那膏藥。下肢體的痛楚已不是十分強烈,這許多年來, 林市也不大去珍視疼痛,忍著總就過去,可是那阻塞着什麼的擴張感覺, 令林市不安,林市驚恐著想到昨夜。 10

[close]

p. 11

兩行淚水不自禁的流了下來,林市舉起手以衣襟拭擦,淚水再湧聚 上。心底也並非特別哀傷,只不知為何淚水不斷,林市懷帶詫異與不解 的靜坐的流淚,直到看見陳江水從遠處逐漸走來。 最始初林市並沒能認出陳江水,只知是個男子,走在屋外一大片海 埔空地,走了許久在距離上似乎沒甚進展,那海埔空地應該是延伸向海, 但在遠處為一叢叢蘆葦與幾棵小樹遮掉視線,因此只成一方綿長的灰黃 空地。不長草的地面上有纍纍卵石,十分荒蕪,特別是黃昏一刮起鹿城 特有的海風,漫天旋動一陣黃沙,襯著背後天空的一輪巨大紅色落日, 更是荒清。 就在海埔地天邊的紅橙色落日下,林市看著陳江水朝著走來,心中 模糊的想著這個男人就是人家所說終身的依靠了,可是究竟依靠什麼, 林市一時也沒能想清楚。只能看著紅色落日下,她的男人走在滿是卵石 的灰黃地面上,先是沒什麼距離進展的感覺,再一令人清楚可辨後,很 快的就已到了門前。 本能的,林市起身躲避。陳江水一腳跨進屋來,看瑟縮站一旁的林 市,再看搬動過家具的四周。沒什麼表情的說聲「那還沒煮飯」,布帘 一掀,走到房着去。 11

[close]

p. 12

林市這才趕快一旁取來稻草,引燃生火。熟悉的工作讓林市心安, 揭開鍋蓋看到還剩有大半鍋昨夜吃剩的「菜尾」 ,林市幾乎是快樂起來。 用稻草悶了飯,把剩菜熱了,聽到陳江水從房着出來的腳步聲,林 市忙將一鍋剩菜端到竹桌上,拿了碗廻身要盛飯。陳江水呼喝一聲不必 了,走上前來從立於牆邊的竹櫃子拿出一瓶「白鹿」清酒,由林市手中 接過碗,滿滿倒了一碗,仰起頭先喝一口,才端著碗坐下。 自顧連連喝酒與偶爾挾些菜吃,陳江水吃喝了好一會,才意識到林 市還無措的站在一旁。 「妳不吃啊?」酒興中陳江水大聲說。 林市這才到廚房滿滿盛了一大青碗蕃薯籤飯,也不敢到桌旁坐下, 站著三兩口和著鍋底一點剩湯,很快吃完,看眼陳江水正舉著碗喝酒, 毫不曾在意她。林市偷偷又添了一碗飯,儘量壓得特別密實,這回放緩 速度,先將蕃薯籤吃完,留下小半碗米粒,仔仔細細在嘴裡嚼了又嚼才 吞下。 雖不是十分飽脹,也吃得差不多,林市不敢再去添飯,挨著灶旁站 著,不一會,身子順勢滑溜下去,蹲在地上靠著灶,暖暖的溫煦,林市 昏昏的半睡了過去。 12

[close]

p. 13

陳江水一逕自顧喝酒,幾碗清酒下肚,嘴裡咿咿嗚嗚哼一兩句不成 詞的調子,偶在會意處連成詞,也順口唱上幾句: 二更更鼓月照庭 語不可聽。 唱哼著,一隻腳還點在地上,抖啊抖的,不時配合曲調拍打,有一 會後偶低下眼來看到喝空的碗,才驟然停住尚哼在嘴裡的字音,暴喝一 聲: 「死到那裏,不會來倒酒。」 林市猛然醒來,過往也不是不曾被如此呼喝,立即裝作若無其事, 很快站起身,尚不知為著什麼,本能的就等待吩咐的向陳江水走靠過去。 陳江水順勢一把摟住林市的腰。 「來,臭賤查某,陪我喝酒。」 林市這才知道叫她的目的,卻已逃不開身,恐慌中順從的拿起酒瓶 倒滿一碗酒。 「喝,喝喝。」陳江水語意不清的說。 牽娘的手入繡廳 咱今相好天注定 別人言 13

[close]

p. 14

林市接過來,嚐一口,冬寒時偷酒禦寒,林市得以擋過許多寒天, 私釀的濃白黏稠米酒,入口嗆喉,都曾嘗過,那清酒自不在話下。 看到林市毫無困難的一口飲下酒,陳江水反倒有些意興索然,回手 一揮: 「去,去,滾一旁。」 將林市推出好幾步,林市一個踉蹌,跌坐在地上,陳江水呼呼喝喝 的笑了起來,從口袋抓出幾個銅錢,向林市臉面擲去。 「老子今天贏了,賞你這個臭賤查某開苞錢。」 林市驚恐的爬回灶邊蹲下,也不敢去撿四散的銅錢,自是不敢再睡、 將頰貼依著灶牆紅磚。不知是因喝了酒,還是夜遲了,那灶溫熱感覺竟 慢慢淡去,只留臉頰一陣薄薄熱意。 陳江水倒未曾有進一步舉動,只仰起臉喝乾碗底的酒,打個飽呃, 不曾看眼林市,起身蹣跚的走入房內,沒一會,響起巨大的鼾呼聲。 林市仍窩藏在灶邊不敢動,耳邊聽得陳江水的鼾聲一沉一落,音量 逐漸均勻,高起處呼呼的直往外吹氣,彷若受了幾千載的沉冤,一逕的 在這時要吐盡,林市聽了一陣確定陳江水已熟睡,從灶邊翻爬出來,伏 在地上仔仔細細的搜索四散的幾個銅錢。 14

[close]

p. 15

外面的天夜早全沉暗下來 , 屋內一隻五燭光的燈泡昏昏的有點微光, 林市藉著不清的視線,多半憑著本能的直覺與觸摸,很快拾起幾枚與地 面泥土顏色相當接近的銅錢。仍不死心,再翻找一陣,沒結果後才就地 蹲著,一一數起銅錢。 是一個厚的「好錢」與幾枚薄的「壞錢」,林市欣喜異常,四處找 尋包裹的東西,尋一陣都不曾找到適合的,探手入大祹衫衣袋,觸到午 間阿罔官給的膏藥。 取出膏藥在手上把玩,一想那方油紙大小正適合,林市一把將膏藥 挖出來,將四枚小銅子放進去,顧不得黑色膏藥的沾染,緊緊密密包裹 好,再放入大祹衫衣袋。 舒口氣坐下來,才發現手上食指還有一沱膏藥,想到阿罔官所說, 林市將底褲拉下來,就著昏暗的燈光,將膏藥遍塗在紅腫的兩腿之間。 那膏藥有種沁沁清凉,塗上片時十分舒坦,尤其漆黑一片令人生厭。林 市十分滿意,不曾穿上底褲,只穿回衫裙,還感到有十足保護似的篤定。 這才站起身來,四下收齊碗筷,並沒幾個碗,很快就洗完,擦乾手, 倒不知作什麼。只聽得屋外呼嚕的風彎轉廻盪在周遭,偶也發出穿出重 圍似的咻咻聲。林市微略害怕起來。 15

[close]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