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濁流短篇小說〈牛都流淚了〉

 

Embed or link this publication

Description

吳濁流短篇小說〈牛都流淚了〉

Popular Pages


p. 1

吳濁流短篇小說: 〈牛都流淚了〉 阿古頭原來是茶農,自光復以來茶況一直走下坡,一年壞 似一年,農閑期間不得不到外面去做工,賺多少工資來補 貼,不然就沒有辦法維持家計了。但,近處沒有大工程, 要找工作實在不容易,遠出他鄉實際上又有很多困難,一 因人地生疏,二因工作上不能長期離家別祖,他想來想去 都想不出別開生面的好辦法,所以天天只在憂鬱中掙扎 著。 有一天他被親戚招待去吃拜拜,來了很多親戚和朋友,有 的是熟悉的,有的是陌生的,大家在一起聊天,有的講耕 種,有的談做生意,講得天花亂墜,其中有一位提起酪農 事業,大家一聽也感覺興趣,他就繼續說: 「政府近來積極獎勵輔導酪農,臺灣不是沒有三日好光 景,因為耕種人像死田螺一樣不能過溝,有好機會都不敢 做,致使吃虧,致使落後。聽說,養乳牛最有利益,養一 1

[close]

p. 2

頭牛就當一甲田。」 他未說完就有人插嘴挖苦: 「你是不是說夢嗎。」 「管他是夢也好,不是夢更好,請你聽一聽我說清楚!」 「阿狗哥不要插嘴讓他說完看看。」 「乳牛的生產量實在驚人,一頭牛,一年三百六十五日, 一日擠奶平均十公斤, (多時一日三、四十公斤)一年就有 三千六百五十公斤,一公斤五塊錢,一年總計就有一萬八 千二百五十元的收入,一頭牛每年排泄之糞尿約二萬一千 三百公斤,根據實驗結果,施用一甲地每年有壹萬八千七 百五十公斤就夠的。兼之施了牛糞尿的田,土質改良到第 四年後,還可以增產十至二十%,得到肥料及增產的二重 利益。耕田呢?像我耕一甲田,普通年成一季穀子五千臺 斤左右,兩季合起來只有壹萬臺斤左右,現在的穀價,壹 2

[close]

p. 3

百臺斤,二百四、五十元,一年不過兩萬四五千元左右, 還要扣肥料錢及工資,牛隻等的雜費,三除四扣,比養一 頭乳牛的收益差不多了,若是遇了颱風、蟲害、天旱,眼 睛就看上天,天不保佑連吃飯都成問題,所以養乳牛比耕 田安定多了。」 阿古頭聽了,暗中歡喜就問: 「一頭乳牛要多少錢呢?」 「大牛大約二萬四、五千塊至三萬塊,牛子雖是比較便 宜,可是本省現在都沒有人肯賣的。」 阿古頭,心內打算一下才嘆說: 「阿七哥,我也很想養乳牛,可是沒有經驗,還不敢做。 又有人勸我,養雞為副業,對這也沒有經驗,也不敢 做。」 3

[close]

p. 4

「阿古頭,不要掛慮到這點,養乳牛比養雞更不要技術, 你飼過耕牛,還有什麼問題呢,不過要擠奶,看一次就會 的。關於養雞,養豬我都調查過,一隻蛋雞日產○‧八個 蛋,一個蛋一元二、三角,日產不過一元左右,還要很多 飼料錢,又怕雞瘟,說起來也不容易,肉雞日產○‧○三 四磅而已。養豬也不過日長○‧九磅,算來算去還是養乳 牛的利益較大,所以荷蘭、丹麥、日本和本省一樣地狹人 多,他們拚命發展乳牛事業,其發達甚是驚人。現在丹麥 平均每三、二人一頭乳牛,荷蘭每七、二人一頭乳牛,日 本每一○五人一頭乳牛,可是本省呢,則平均每二千五百 人還沒有一頭乳牛,我想這個事業最有前途,而且政府還 在獎勵中,所以我決心賣一、二甲茶園來養乳牛了。」 阿古頭聽了這一席話,很動心,歸家後決心轉變方向,對 養乳牛事業,再打聽其他的意見就下決心,雖有人勸他用 貸款辦法借來買牛,可是他嫌拿土地抵押麻煩,將來要變 更時,難免受種種的限制,他考慮一番,才決定賣茶園來 換乳牛,他這樣決心以後,就利用屋背的矮山仔栽種牧 草,不久茶園也賣了,乳牛也換來了。大家聽到乳牛牽 4

[close]

p. 5

來,隔壁鄰舍不消說,連下莊的人們都來看牛,肥肥的乳 牛,牠的乳房特別大,小孩子們看得入神,大人也有人抱 著好奇心來擠擠乳看,其中有人問他: 「這頭牛要多少錢?」 。 「花了二萬六千塊錢」 。 「阿古頭很敢吃燒,好雖好的,可是太貴了。」 大家問了一番,說很多閑話,其中也有人想飼養,但,要 等看阿古頭的飼養成績才敢決定。 適逢味全公司收購鮮奶,所以阿古頭一帆順風,不愁賣不 出去,只愁沒奶賣,經過一年又出生一頭牛子,之後兩頭 乳牛生產,收入更好,有一日下莊仔的阿戇四來買竹,因 為阿戇四看到阿古頭賺錢就倣法也賣了一甲茶園要買他的 牛,阿古頭想來想去也好,一千賒不如八百玩,索性賣 了,逢貴勿貪,先賺起一筆再說。兩人講來講去結果二萬 5

[close]

p. 6

七千五百元成立交易。阿古頭一時得了大錢,而且年來賣 牛乳也積蓄幾萬塊,他就計劃蓋新屋,這也是人情之常, 日求三餐,夜求一宿的。不久阿古頭新屋起好,朋友親戚 及鄉中的頭人就送禮物為他祝賀,阿古頭也就不得不開宴 席招待大家。到了入新屋的時候,鄉長、校長、議員、代 表及親戚、朋友濟濟一堂,爆竹連天,阿古頭感覺很有光 彩。席中林鄉長站起來代表鄉民說: 「阿古頭很有先見之明,而且敢做敢為,是我們山矮鄉的 模範農民。」 大家就敷衍拍手,鄉長又繼續說: 「有阿古頭,有這位模範農民,我們的山矮鄉才有酪農專 業,山矮鄉才有新希望──,」 鄉長連連續續地稱讚講了一、二十分鐘,大家也拍手數次 捧場,然後楊議員上臺說: 6

[close]

p. 7

「阿古頭,不但是模範農民,是鄉中的寶貝。他的發現, 實在令人起敬,自光復以來,茶價一直走下坡,不知其止 境,使我們無法挽救,阿古頭的發現,猶如哥倫布發現美 洲新大陸一樣,其功勞實在偉大,使我們山矮鄉復活,我 們要知道,山矮鄉是山多田少,山統統都是矮山仔,最適 合酪農事業……」 楊議員關於酪農事業足足講了三、四十分鐘,最後大聲呼 籲大家養乳牛,最適合山矮鄉的環境,而且是最有錢可賺 的,說完才下臺,接著雖有二、三位上臺演說,不過是大 同小異而已。之後,大家飲酒作樂,大鬧特鬧一番才散 會,這是三年前的事,以後,山矮鄉大家就模倣阿古頭養 乳牛,收益也很不錯,所以不出三年這小小的山矮鄉就有 酪農四五十戶了。 可是俗語云「臺灣無三日好光景」 ,真是好景不常,不出三 年,到現在就碰到釘仔,因為國人有崇洋思想作崇,誤認 外貨比國貨好的關係,致使近來舶來奶粉源源進口,國產 奶粉滯銷,因此製奶公司停止收購鮮乳,這個消息傳到山 7

[close]

p. 8

矮鄉來,一時惹起酪農大家議論紛云,有人主張殺牛賣 肉,有人反對,不如養牛自飲其乳以待變,但,任何人都 不知如何處置才好,以後造成恐慌狀態,比較敏感機警的 阿古頭,靜靜地聽大家議論,然後,不分皂白就決心殺牛 賣肉了。因為他五、六年來已經賺有一筆錢,順此機會索 性把乳牛賣掉,計劃換一處香蕉園來經營,或許更有希 望,趁此大家還在搖動不定之時,捷足先登,使大家瞠目 稱贊,等到山窮水盡時,要賣就更難了,這樣決定之後, 他就將二頭之中,賣一頭給屠戶了。當阿古頭向牛販提起 賣乳牛時,屠戶的牛販仔半信半疑以為是開玩笑。所以他 也以開玩笑的態度,出了高價,不料阿古頭滿口應允,交 易就成立了。阿古頭內心想很好運,賣的很高價,不覺就 高興起來了。可是,不知何故那隻牛第二天就不肯吃草 了。照顧牛的是阿古頭的孩子阿忠,選了平時牛最喜歡吃 的東西給牠吃,可是牠也不吃,第三天就是屠戶的牛販要 拿錢來牽牛的日子,阿忠天一亮就到牛欄看看,忽然牛一 看到阿忠,就雙膝跪下雙眼流淚,阿忠看了也不覺流淚, 呆了半晌,愈看愈可憐,他萬感齊集,忍不住就放聲哭起 來了,阿忠不得已向內跑到祖父的面前哭著說: 8

[close]

p. 9

「牛,牛,牛向我跪,向我流淚,阿公來看看,不可賣 了,不可賣了。」 阿忠拉著祖父向牛欄走,走到牛欄,牛看老人到來馬上就 雙膝跪下,而且雙眼流淚,老人看到這樣可憐相,不覺也 掉了眼淚,馬上就吩咐阿忠叫他的爸爸阿古頭來: 「阿古頭,你這個蠢貨,為什麼要賣牛呢,要賣也不可賣 給人家殺。」 「因為公司停止收購鮮乳,我們有兩個牛,天天生產很多 奶,吃又吃不完,賣又沒有人收購,現在不賣給屠戶殺, 賣給鬼都不要了。」 「你罪惡滿貫,從前耕田人誰都不敢吃牛肉,我今年七十 幾歲了,在人間不久,不可連累我在陰間受罪了,你看 牛,牛又向你跪了,又流淚出來了,牠賺很多錢給你,你 沒有流一點目屎,阿古頭,我希望你要行孝,聽我的話就 9

[close]

p. 10

二十四孝了。」 阿古頭聽了這一番話,雖難同意,不得不也答應好,但, 又怕屠戶刁難。 「阿爸,我已收了頭錢,要怎麼辦呢?」 「不須煩心,老身來應付他!」 到了近午時候,屠戶的牛販子來了,要牽牛和交錢,阿古 頭的爸爸說出應付他,說牛不賣了,但,事不簡單,牛販 子就刁難起來了。 「阿清伯,口水吐落地上就不能收回,已收了人家的定錢 又來講不賣是不行的。」 「是也是的,可是我的牛很可憐,向我跪,向我流目屎, 所以我不忍賣給人家殺的。」 10

[close]

p. 11

「可是我明天沒有牛可殺,叫我怎麼辦,這隻牛很肥可以 賺四、五百塊錢,我也花半天來到這裏,阿清伯你想,也 要腳工錢吧。」 牛都敢殺的商人那有同情人家的呢,阿清伯起初哀求,講 來講去都不通融,後來他生氣起大聲罵道: 「牛都敢殺,良心死絕。」 這句話一出,兩人更加大聲,罵來罵去更難開交,左鄰右 舍聚集來看,雖有人出來居中調解都無效果,幸得楊議員 及里長等的鄉中頭人從此經過,看到吵架便走近來,阿清 伯就詳細報告吵架經過,請楊議員調解,楊議員就向牛販 子打交道,牛販子看了這樣情勢,固執也無用,知道楊議 員是鄉下的小皇帝,得罪了他,日後有事就不能拜託,所 以留一個面子給楊議員。 「我不要刁難,只是阿清伯蠻不講理,至少也要腳工錢給 我。」 11

[close]

p. 12

楊議員一邊答應好,一邊由自己錢包拿出十塊來說: 「看我的面子,少少給你做腳工錢,定金拿回去。」 牛販仔順此機會收場,拿了十元就走了。阿清伯看到楊議 員自己拿出錢來為他的事感謝不已,一邊拿錢來奉還一邊 說: 「那有媒人打出聘金呢?」 隨時叫阿古頭來道謝,一邊吩咐準備午餐招待楊議員一 行,里長及一位女代表三人,大家也不推辭了。酒到半 酣,楊議員帶了六、七分醉意,一邊要誇示其能,一邊批 評主管機關說: 「現在的官,就像舊式的時鐘一樣,有人上發條才動,不 上就不動,他們豈不知道酪農被舶來粉打擊,只是明知而 不為的,照這樣情形拖下去, 「殺牛賣肉」以外實無辦法, 12

[close]

p. 13

主管機關對此簡單而且迫切的問題,置之度外, 國父的 民生主義他們不知如何解釋,眼看酪農將要殺牛賣肉,有 傾家蕩產的現象,而還是無動於衷,有心人看到了,個個 搖頭嘆息,暗中流了許多同情淚,連牛都流淚,但是,關 稅提高的法案還在拖,拖到酪農殺牛賣肉,大家傾家蕩產 大家流淚,才知道錯誤,等到這時候阿彌陀佛,大家死 了。」 劉女代表乘此機會一邊敷衍,一邊加油而且撒嬌說: 「對囉,對囉,現在一部份的大員不像楊議員那樣有熱 血,有同情心,有目屎,他們雖有同情淚,不為酪農流, 而為外國人流的,你看幾日來的報章,法籍姦婦丹小姐, 明明犯法,大學教授也跳出來為她同情設法,又有部份立 委也很同情,輿論也袒護她,只有受害的髮妻陳女士沒有 人同情,姦夫也沒有人指摘。現在有許多有地位的人,不 知道精神是不是正常呢?」 劉女代表的這幾句話就刺激到楊議員的個性,這位大砲縣 13

[close]

p. 14

議員聽到這樣說法,馬上就像在議會,言論不負責任一 樣,就大聲起來亂罵說: 「現在的許多大員,崇洋,拜洋成性,眼中那有酪農呢? 酪農要死了,他們還在公開反對提高關稅,保護本國生產 者。美其辭曰「保護國民健康」或說「寧願一家窮,不應 一路哭」的話,令不寒而慄,保護酪農政策豈致危害國民 健康呢,其實只是為了私心,被奶粉商人利用而已!例如 為保護一家汽車公司提高關稅,使其每輛汽車可獲五、六 萬之巨利。現在為保護全省數千戶的酪農的急切問題,卻 被他們延擱起來,這樣做法,有心人實在不忍再說了。」 楊議員的大砲一轟就不知止境,他又說; 「此事,實在難怪,當其局的大員,還有連乳牛都未曾看 過,那知道牛的乳房生在那裏,他們一定以為像女人一樣 生在胸前吧。」 大家聽了,哈哈大笑,有的笑得流淚,大家聽了雖覺有道 14

[close]

p. 15

理,但無濟於事,只是敷衍而已,最後奉承說: 「下次的省議員一定推出楊議員來當,代我們說話。」 「不敢當,如果做了省議員,一定拼命替你們說話。」 劉女代表鼓勵說: 「拜託楊議員出馬,我們婦女界一定支持你。」 「謝謝,我醉了。」 一邊說,一邊站起來向阿清伯告辭。客走了後,阿清伯向 阿古頭說: 「逢賤勿棄,賺錢由命,不可勉強。」 阿古頭內心雖有多少不服,奈何在老父的面前,也只好裝 起笑臉答應: 15

[close]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