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濁流短篇小說〈功狗〉

 

Embed or link this publication

Description

吳濁流短篇小說〈功狗〉

Popular Pages


p. 1

吳濁流短篇小說: 〈功狗〉 中央山脈的一條支脈,像長蛇般的蜿蜒,到了最後結成兩 個墩,墩下就是坪埔公學校。坪浦公學校的校舍就建築在 這個坪埔上,是一個具有四學級和兩百多個學生的學校。 校舍的前面和兩側,都是傾斜面,因此在上面一望,就是 無際的茶園,茶叢一行一行就像棋盤般的成了縱橫的直 線。綠油油的茶園中,處處點綴著饅頭似的農家茅舍,煙 囪高聳的製茶工廠尤其惹人注目。當滿山的相思樹開花的 季節,更增加了大自然風景的幽美。 每年到了春天,茶樹萌出嬌嫩的綠葉的時候,男女工們和 唱著山歌,宛然在奏春曲一樣的快樂。這個學校的學生, 大部分都是這些茶農所傳下來的鼻涕常掛在嘴上的小孩 子。 洪宏東是個單傳獨子,有一個姊姊,在二年前去世了。他 1

[close]

p. 2

雖然是一個寂寞的孩子,可是他的娘愛他如家寶,他斯文 俊俏,不像貧苦人家的子弟,身上穿的雖是粗劣的布衣, 可是洗得很乾淨。英俊的臉上正中,有一個很文雅端正的 鼻子,在言笑之間露出白白的牙齒,尤其惹人愛:兼之聰 敏活潑,所以老師們都喜歡他,有事時就叫他做,而他被 老師們使喚也感覺很榮耀。因為學生太多,依老師們的脾 氣,不可以信賴的學生都是不使喚的。 洪宏東住在學校附近;他的母親開一間小小的雜貨店;這 店舖的顧客都是以學生和老師為對象。下課後學生都回去 了,就難得有人上門來,因此生意很冷淡,賺的錢也很 少。洪宏東在家沒有事可做,自然常在學校遊玩。下課後 別的學生回到家裏,都得幫著家裏摘茶,牽牛、割草,採 薪等等的幹活兒。只有洪宏東一人常留在學校,有時和老 師們打球,有時替老師們看小孩或是打水,他很誠實又勤 快,真是一個好孩子。 這地方因為交通不便,學校的設立也較遲一點,在洪宏東 應該上學的時候,這附還沒有學校,雖然有也是離這地方 2

[close]

p. 3

很遠,往返費時,所以等到他十二歲才上學,因年齡關 係,他的智力比他人進步得快。到了二三年級的時候,已 經能夠替老師翻譯,所以遇有家庭訪問,勸導入學等,都 是要他隨伴的。他說的日本話相當好,發音正確,語調也 好,像日本人一樣沒有絲毫臺灣話的腔調,他的母親知道 老師們都很愛她的兒子,所以她也極奉承學校的先生,每 逢過年過節或有拜拜的時候,一定請學校的先生來家,好 好款待。 時光過得很快,不知不覺地已過六年了,洪宏東也畢業 了,他獨占鰲頭,拿到最高榮譽的「知事獎」 (縣長獎) 。 當時,臺灣受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影響,經濟突趨繁榮, 因此有野心的教員乘機轉業,致使教育界發生恐慌。由於 教員缺乏,不得已就從拿公學校優秀的畢業生來補充,這 就是當時的教員的來源。這個學校也是一樣,到了九月突 然有一位教員退職,一時也沒有法子補缺,不得已就從該 校畢業生中物色。 3

[close]

p. 4

有一天,校長先生和蔡老師突然來訪問洪家,叫洪宏東做 教員,洪宏東一時不曉得怎麼回答好,心裏一邊像乘飛機 直上青雲似的高興,一邊又感到很難接受這樣沈重的擔 子,正在惶惑,自己不能決定。在旁的蔡老師雖然盡力勸 說,奈何他對現實沒有自信,不敢接受,最後校長先生不 管他,大聲說: 「一切信賴我,有不曉得的地方就問蔡先生或我就行。」 校長說完,不容分說,就辭去了。他呆了半晌,瞪著眼 晴,目送校長的背影,不禁喜懼交集,最後也只好聽其自 然了。 大約一個多月以後,他的代用教員委任狀下來了,他就這 樣成為公學校教師。他初到學校,入職員室就有點像新嫁 娘一樣的心情,凡事都慌慌忙忙,像害羞,又像高興。臉 孔有時發燒,尤其是忽然被人呼喚為老師,更感到不好意 思,不知如何是好。 4

[close]

p. 5

他有這樣心情,不是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,以他的能力擔 任低年級的老師是綽綽有餘。現在他雖擔任二年級的課, 可是他的向上心不肯讓他苟安,冀望至少能擔任五六年級 纔算滿足,所以他決心自力進修,就借師範學校的教科書 來,每夜讀到十二點鐘,遇有不了解的地方就請教蔡老 師。不消說,他的目標是要和師範畢業的程度一樣的。他 這樣努力雖然很苦,但他的學力也就日漸進步了。 他的努力是多方面的。他對學生比別的教師更肯下功夫, 研究教材,編講義,修改作業,整理成績等,都比他人多 花一二倍的時間,一旦進入教室就專心一意地教。休息時 間,其他的教員在辦公室裏或抽煙,或看雜誌,或閑談, 或下棋,他就不同,無片刻閑暇,他利用這時間計算成 績,修改作業。其中作文是最要費神的,有的文意全然不 懂,有的一張紙僅寫六七個字。他看到這樣的情形就很擔 心,暗中責備自己;可是,二年級生任何努力總有限度 的。偶然發見好的卷子,他就感到無上愉快,他這樣研 究,結果得到一個結論: 5

[close]

p. 6

「任何劣等生,若拿一樣的問題,翻來覆去練習,到最後 就可以了解,成績定能進步。」他在想通了這個道理之 後,就實行他的計劃。下課後,他一個人仍留在教室,特 別指導成績差的學生。這樣努力他還感不足,每逢禮拜天 或是假日,也召集劣等生來補習。 大正末年,日本政府對臺灣農業化的政策,更趨明顯,暗 示公學校特別要重視「實業教育」 。所謂「實業教育」 ,其 實只是農業教育而已。所以,有野心的校長們,認為對這 方面的努力最容易出風頭。原來農業教育主要是提倡勞 動,因此一般教員對此內心都不喜歡,都持冷漠的態度, 不肯盡力而為,僅僅是敷衍應付而已。 可是,沒有思想,頭腦單純的洪宏東,校長講左他就往 左,講右他就向右,凡事都唯命是從:所以他一邊擔任低 年級的課程,一邊擔當高年級的農業教育。他本來有刻苦 耐勞的精神,兼之對農業教育甚感興趣,認為並不像知識 教育那樣艱難,只是以勞動為主就行了,所以他對這方 面,比任何教員都肯賣力。 6

[close]

p. 7

原來農業教育不是有理論就可以實現,是要全靠努力和經 驗,他是農村出身,經驗可以由父老們供給,至於勞力更 是他的特長,所以農業教育等於是他的專利品。其他的教 員只是桌上空論,對實際沒有效果,兼之正式教員,縱使 對於這方面的成就稍差,也可以馬虎過去的;所以就不積 極努力去做了。 洪宏東對農業教育,在理論方面,既無系統又無自信,但 他在實際方面卻幹得很出色。因為他能夠把理論付諸實 行,況且農業教育本來就是一百個理論也抵不過一次實地 操作的。 學校的農場是黃泥土質,這種黃泥的土壤雖也可以栽培種 種植物,但在農業上說來並不是理想的土壤。學校的農務 應該比農民的要進一步,若像狗食糯米永久不變就沒有意 義,也不能做農民的模範了。所以他首先,從改良土壤著 手,改良土壤要靠堆肥,瘦瘠的黃泥,一經施肥就可以變 色,所種的植物都很快發育,不久就大有可觀。可是製造 7

[close]

p. 8

堆肥須要堆肥舍,但要建築堆肥舍卻沒有這筆預算;因為 當時的社會情形,知識還沒有進步到此,因此拿不到預 算,縱使有人認為有此需要,而當時的鄉鎮地方經濟,也 難編列這筆預算。所以他不管預算如何,就主張自力更 生,計劃由學生建造。他將計劃提出職員會議時,多數職 員都視為兒戲,付之一笑。但卻得到校長全力的支持,校 長心裏想,這計劃若是成功,是了不起的事,若不成功, 也沒有什麼損失。 洪宏東既得到校長的諒解,就不顧一切著手建造。他領導 五六年級的學生,製造泥磚,砌牆基,採伐木料,運搬石 頭,塗牆等等。而五六年生由於日日做工,而荒廢了學業 的大半;於是父兄們對學校提出抗議,但校長出面擔當一 切,家長們也沒有法子。 尤其是洪宏東的性格,是很頑固,很徹底的。一旦決定 了,不到最後關頭絕不罷休。他不眠不休地奮鬪了幾個 月,居然就完成一棟堆肥舍,並且附設豬舍和雞舍。他就 利用這個堆肥舍製造堆肥,經營廣大的農場。因此影響到 8

[close]

p. 9

學生的學業很大,一日沒有半天可讀書;學生的知識一天 比一天退步,反之,農業的勞作一天一天的加強。當時雖 遭受許多父兄的指斥,奈何公學校不比小學校(小學校是 日人子弟的學校) ,這是當局的高等政策所暗示的;任你抗 議也是無效的。 洪宏東僅努力幹了一年就出風頭了。在學校的現場品評會 裏入選頭等。來審查的審查官和各學校的校長,看到這樣 的成績都非常驚異,他種的日本大蔥,白的部分就有長及 一尺以上的,日本蘿葡有兩尺多長,其他香瓜、番茄、大 蒜等,都比普通農民種的成績好得多。不久,校長被提升 為督學,校長的升調不消說也是他努力的結果。不單如 此,他創造的全憑學生的努力建築堆肥舍,更是博得好 評。從此以後模倣者如雨後春筍,像這樣迎合潮流的學 校,雖被父兄所指斥和厭惡,但卻能獲得當局的賞識,故 風氣所被,愈來愈甚了。 教育界一邊提倡「實業教育」 ,一邊策動「社會教育」 (事 實上是為推行政令方便而推行日語) 。洪宏東就隨學校方 9

[close]

p. 10

針,像提倡「實業教育」一樣,盡心盡意努力。要推行 「社會教育」就要辦理夜學,夜校的學生不比白天的學 生,年齡有大有小,有老有幼,兒童、少女、青年、婦 人、老翁、老太婆都有,對象參差不等,是很難教的。一 個發音要唸幾十遍,因為老人家舌根已硬,很不靈活,兼 之他們都是被迫而來的,因為根據保甲會議的決議,每戶 都要派一人參加補習,無故缺席的就要受處罰,若有偷懶 的,由保正甲長警察負責督促,所以他們之所以來不過是 為敷衍,全無興趣可說。他們往往在教室裏打盹,這也是 因為白天要勞動,拖著已經疲倦了的身子到了教室,自然 而然想睡,那有心來聽講呢?這也是難怪的事了。 在教室打盹還不足為奇,最麻煩的是吃奶的小孩子,他們 在教室裏常常撒尿,常常啼哭,孩子們還不懂人性,時常 哭得妨礙教學。 洪宏東不管這些麻煩,一句教了再教一句,不討厭,不偷 懶,用誠意和熱心教到他們念熟為止。 10

[close]

p. 11

因此,教夜學兩小時,算起來比教白天的課四小時還要艱 苦的多。 洪宏東不論教學生,不論教農業,不論教夜學,始終如 一,並無差別,刻苦耐勞,埋頭苦幹。這樣生活繼續了二 十年,這期間他的努力並沒有白費,無論「實業教育」也 好, 「社會教育」也好,都認為他貢獻很大。因此也有好多 次受到當局的獎賞。 經過二十個年頭的奮門,他的精神雖然還好,可是他的健 康卻無法始終維持下去,一年一年逐漸衰弱,不比年青的 時候任勞不倦了。 他對「社會教育」雖有興趣,可是教夜學要走夜路卻是很 吃力的,因為他白天擔任二年級的課程以後,下課後,還 要教高年級的農業課,這「農業教育」不消說是最費力 的。到了夜間他還要拖著已疲倦了的身體,走過幾個村莊 才能到集會所。他每夜只提著一個如豆般大的燈籠,走田 徑,上山坡,渡谿谷,過小橋,曠野寂寂,僅他一個人, 11

[close]

p. 12

有時遇著大蛇橫路,險被牠咬著,有時無意中碰到野獸, 驚得魂飛魄散。有時突然遇到水禽飛起,驚得心裂膽碎, 雖然路途上有這樣的困難,到集會所時,看到學生聚集一 堂,他就忘卻途中一切困難,又愉快地提起精神認真教 學,這樣的心情,惟有教育家才能享受,不是身臨其境者 是不能體會的,他教了兩小時的課,身體更加疲倦了,可 是歸途仍然一樣要走三公里的夜路,每夜如此,要到午夜 十二點才能回到家裏休息。 人不是鐵做的,就是鐵做的像這樣辛苦也怕會吃不消吧。 洪宏東就這樣日積月累的身體漸漸衰弱下去。雖然自己鼓 勵著自己,時常想以教育家的偉大精神來克服身體的困 難。可是現實就是現實,任憑你怎樣打起精神,總無法消 除體力的不支。 有一次,他患了惡性瘧疾,因為這種疾病很難斷根,於是 身體愈加衰弱,變為慢性病了。從此以後,任他如何振作 精神,身體都不聽他的命令。然而他的個性不是碰到困難 就屈服的,卻是愈艱難愈要奮鬥,奈何現實卻無情可講, 12

[close]

p. 13

他漸漸地感覺上夜學的路途愈來愈遠,授課時間也愈來愈 長了,雖則很想休息一下,但他不敢馬虎,心內有時想, 禮拜天或是假日快些到來好讓他休息就好,但一邊又相反 地覺得這種想法是不應該的。 到了楓葉紛飛的時候,空氣很乾燥,他就時常輕輕地咳嗽 了。他起初以為是傷風,也不在意,雖然感覺疲倦,也以 為很快就可以恢復的。但到了百樹凋黃,寒霜遍野的時 候,他在夜學途上,咳嗽的聲音就好像守夜的人敲更似的 可以打破深夜的寂寞了。事實上他連上小坡都已氣喘無 力,心中老是盼望著寒假快些到來,可是,他還不願請 假,仍然照常上課,雖然擔心日日衰弱下去的身體,但還 是一直奮鬥到學期終了。 到了十二月二十八日,國語(日語)講習所要舉行修業典 禮,他很感興奮,可是那天天氣特別惡劣,寒風凜凜,誰 都不願出門。他想,修業典禮是一年最後的日子,不論成 績如何,算來也是一項成就了。 13

[close]

p. 14

凡是舉行儀式,校長因為責任關係一定要到場訓話的,所 以他預先通知校長。在平時校長是很少去的,但這時照例 應該要到,可是那天天氣太壞,校長說: 「這樣寒冷的天氣,誰都不願出門,諒必出席的人很少, 你一個人去也是一樣。對不起,特別煩勞洪先生代我就行 了。」 他聽到了半刻,無言可對,雖然只好遵命,但覺得失卻什 麼似的全身沒有勁了。在此寒風刺骨的天氣,他的咳嗽, 更加厲害,胸中像堵塞了一樣,連呼吸都感覺困難,而腳 下像有石頭絆住似的,半步都難移,他不知鼓起多少勇 氣,盡力掙扎,踏高踏低很艱苦地花了不知多少時間才到 了集會所。 可是,夜學生竟不怕寒冷而全體出席,他看到這樣的情形 真是喜出望外,也忘卻途中的困難。因為這樣的天氣,警 察官和保正也沒有出席參加,僅有四五個老實的甲長來列 席而已。 14

[close]

p. 15

洪宏東不管來賓多少,時間一到就舉行典禮。他站在講壇 上,致詞勉勵,強調日本語之重要性以及要如何勤勉學習 等等,學生被他感動而興奮,而他自己也感覺胸中積滯的 悶氣,一旦盡洩的愉快。 歸途細雨霏霏,更覺得寒氣凜冽,手足冷到透心,全身打 抖,一步難挨一步,加以山坡泥滑,時時跌倒,真是寸步 難行,不得已只好慢慢地爬起來。咳嗽愈來愈急,他拿出 全身的氣力掙扎了好久的時間才上到坡頂。 他坐在石上休息一下,可是突然一陣咳嗽,從胸中吐出一 塊暖暖的東西來。他不覺拿手掌承起來一看,噯呀!不好 了!是紫紅色的一塊血塊,血!鮮血!他嚇得全身發抖, 不敢再看,就丟掉了,但禁不住流出兩行淚水,和臉上的 雨水混在一起,滴到地上。 他回想過去,迄今也時常懷疑,恐怕會有這樣的結果。雖 然他一邊懷疑,一邊卻自欺自地拿相反的好結果來安慰自 15

[close]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