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濁流短篇小說〈 泥沼中的金鯉 〉

 

Embed or link this publication

Description

吳濁流短篇小說〈 泥沼中的金鯉 〉

Popular Pages


p. 1

吳濁流短篇小說: 〈泥沼中的金鯉〉 月桂生就嫩白美麗,雖還不能說是十全美人,但因她父親 是個儒生,從小受他薰陶,長得又斯文又聰明。這時正當 二八年華,在村裏成為大家羨慕的焦點,所以有錢人家託 媒說親的接連而來。 可是她老說「不為金錢出嫁」 ,把那些親事撇開不理,末了 還對那些必欲得之而甘心的癡男真想給他白眼、嘲弄、甚 至侮蔑。勿論如何,男人的純真、熱情、真心……等等她 都不加理睬,而且把有錢人看做是魔鬼的化身。 事實上男人只要有錢就可以擁有三妻五妾。而且社會風氣 又以姨太太表示身份,華麗的社交界也以姨太太的多少來 競相驕傲。 尤其是端麗大方有教養的女子一出現,就像女王成為大家 憧憬和羨望的目標,爭取的對象。而紳士們也夢寐尋求那 1

[close]

p. 2

樣的美人。她生長在這樣的社會風氣裏,不幸又繼承父親 的性格,看金錢不過是阿堵物。她愈是看不起這些色狼, 則愈加深他們的興趣,而且更成為他們獵取的對象。 可是,她對這一對人物露骨的誘惑漸漸地發生反感,甚至 抱著敵愾心。 她像個被人拍賣的古董似的,聘金由一千元節節上漲,到 有人出價六千元的時候,社會囂然騷動起來,報社也不知 道從甚麼地方弄到了她的相片刊載報端轟傳起來。 一個籠罩著柔軟的薄霧早上,她在粉紅色的臉蛋上抹了一 點胭脂,青春的觸感使她自己羞澀起來,而用細嫩的纖指 頻頻撫摸著臉頰,好像有一點兒不自在而焦急的心情,感 到青春的懊惱和寂寞,她在此寂寞無聊中,似乎有很甜美 的遠景,頻頻誘她入夢。 她進學校後還完全是個深閨千金,不論什麼娛樂,她爸爸 總不允許她參加,除了修學旅行以外任何地方都沒去過, 2

[close]

p. 3

晚上也不准她去看電影。她充滿著朝氣,懷著幸福的希 望,在孤獨無聊的白晝和寂長的夜晚裡,從很久以前就被 她心裡所描繪的喜悅和青春的寂寥鎖著,而漠然感到不滿 足的感覺和性的戰慄抬頭,頗似幸福的嬌喘飄滿四周。她 常常為某事深思、戀愛……這完全忘卻了的神秘門扉猛然 被推開了,沈重地壓在胸中的感情,現出浮沉的將來,恰 似由暗黑的世界中突然漏出柔美的幽光似的。 她自己也沒有注意到心中深處所要求的事物忽然跳了出 來,像頑皮的孩子賴在母親懷裏似地撒嬌,她被可遇不可 求的慾念所纏。可是這慾念,懸在幻想中,愈想像愈無 聊,愈不滿,隨著空虛的寂寥,緊緊地迫來。 玻璃窗外的霧還是白茫茫,柔和地,潤滑地流著,染過黃 色的楓樹不知何時已完全落了葉。白色的枝椏無頭緒地向 空中蔓延似地伸去。不知由何處飛來的白鷺三四隻,寂寥 地憩息著。 她在女學校時代從來沒有過這樣無聊的一天,雖沒被彩雲 3

[close]

p. 4

繚繞著步步昇天的感覺,可是也沒有像現在這樣漫然又像 悲哀,又像苦痛的感情,沛然侵襲過。 啊!對!是這樣的。兩三年來,那樣多的求婚者中就找不 出一個能使她感到戀愛的,能使她發生想結婚的意念,她 這樣想,不得不漸漸焦急起來,那些禽獸樣的人不管再怎 樣跪求,誰高興嫁他?做那種人的妻室不如一輩子獨身。 不,不如死了乾淨些……。 這樣抗爭的感情更加囂張起來。 可是,雖這樣繼續硬著心腸,總覺得自己能真心愛,又能 托付終身的人,好像藏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。 「唉!一生的 伴侶,值得自己貢獻一切的人,是什麼樣的人呢?……。 明朗、純情、柔和、文雅、英俊、意志堅強、有學問、重 感情……。」想到這兒,雖然房裏別無他人,她仍不自覺 地不好意思起來,臉不自禁地紅了。但是由於沒人愛,又 找不到可愛的人而引起的寂寞、無聊、不甘願的情緒一時 湧上來,頓覺惘然若失了。 4

[close]

p. 5

學生時代常常碰見的他現在怎樣了?寬寬的肩膀,豐滿結 實的肌肉,由肩膀到背部,由背部到腰部,描著一直流下 來的線,穿著合身畢挺的西裝,以輕快的步伐走路背影, 不論從多麼遠的地方一看就可以認得出是他。 尤其是由面頰到顎邊潤滑的曲線特別明顯,胖圓的臉,泛 起鮮紅的血色,走一步面頰就震跳一下的風采,特別惹人 喜愛。 可是,當時她還只是一個學生,是不能往那方面想的,也 是只可想而沒有辦法的時候。不,實在是還不大懂的時 候,坦白說,她那時還沒有認真去想的勇氣。 「唉!只呆呆地想著,將凋謝的落花……。有什麼用?廣 闊的原野上可能有冷清清盛開著的純白的玫瑰吧,啊,結 婚!先有愛纔來結婚吧。結婚後纔尋求愛是不可以的。」 這樣堅定地想著,心中深深地有所發誓。 5

[close]

p. 6

突然,同窗的素娥小姐來訪。素娥手裏拿著報紙,迫不及 待的說: 「月桂姐,妳的事登在報紙上呢!」 「什麼事?」她急著問。 「說什麼要聘金六千元哩。」 「聘金六千元?在那裏?」 她以顫抖著的手拿起報紙,兩隻眼睛睜得像要爆出來似 的,把視線投向第三版。 「故某漢學家的千金 貪得聘金六千元竟甘心下嫁為小星。」 霍地,全身的血液逆流起來,面孔異樣地歪曲了,手顫 抖,五體毛髮直豎,憤怒之餘嘴巴也不靈活了。 6

[close]

p. 7

像觀音菩薩般柔和的她,一瞬間變成金剛羅漢似的。 爸爸過世後,她跟叔父事事都合不來。這次婚姻也是叔父 暗中進行的,她心中已被可怕的暗影遮蔽了。 *** 「月桂姐,妳甚麼都不知道吧?」站在旁邊的素娥溫和地 像安慰她似地問了一下。 自尊心全部都受了損傷的她,咬緊了牙齒,像吃了黃蓮似 地皺著臉不自禁地吐出粗暴的聲音。 「是啊,一點都不知道。」皺著眉頭,咬緊了牙關回答: 「真是太豈有此理,可是村裏老早就有了風聲的呀。」 「關於我的事?」 7

[close]

p. 8

「是呀!」 「我雖聽到一些……可是沒有想到這麼快就偷偷地進行, 可是……算了。」她自我解嘲地叫起來。 「過去沒有聽見妳叔叔說甚麼嗎?」 「呃……一點都沒有……。」 「妳想怎麼辦呢!」 「呃,沒有甚麼,不論叔叔怎麼樣愛錢,結婚是我的事 情,不是叔叔……。」 「就是呀!」 「所以哪,我死也不願嫁到那種地方。」 8

[close]

p. 9

有了這樣的決心,她也就把零亂的心恢復到安靜。 「素娥姐,我們朋友裏面也有做人家姨太太的,那大概是 同我一樣被父親或叔父強迫的吧?」 「可是做姨太太可以不用打雜勞動,所以也有人喜歡做 的。」 「真的有那樣的人嗎?」 「有呀,K小姐就是。」 「不,K小姐是有很多說不出的秘密苦衷的,她的丈夫是 做保正的,他原來是K小姐家的地主,在女學校時是他拿 錢出來給K小姐讀書的。等她一畢業就用種種的手段,要 討回學費,否則要增加地租,不過只要K小姐嫁給他,他 就可以不追索那些錢。K小姐最初也哭著鬧著不嫁他,後 來還是為著一家的生活不得不嫁他了。」 9

[close]

p. 10

「K小姐的先生看起來是那樣溫和的人,其實真是禽獸不 如呀。」 「還有哩,早我們一期的小姐,妳知道的吧?她也陷入同 樣陷阱的呀……。」 「這樣說起來,我的伯父是更壞的了。你知道他是協議會 會員吧?他有三個姨太太呢。一個是婊子出身,一個是改 良戲的戲子,還有一個是媳婦仔,那媳婦仔是小時候住在 我們家附近的。她真是個可愛的孤子,面貌端麗,眉清目 秀,伯父一看見就拿出兩百元弄回家去。 最初說是做養女,叫一個乳母照料這孩子,教她叫我伯父 爸爸,爸爸。 可是,妳曉得,這孩子愈長愈大,出落得更加嫵媚,成為 一個亭亭玉立的美人,這風流的伯父已經有六十多歲了, 竟把十六歲的媳婦仔那個了…… 10

[close]

p. 11

後來他跟大老婆小老婆大鬧特鬧,又增多了一位姨太太 了,真使人吃驚。 月桂姐,我真怕出嫁,雖然結婚的時候是一夫一妻,可是 不知道甚麼時候就會橫裏來個小老婆,真不能放心呀。」 「那樣沒有志氣……大家都把眼淚往肚裏吞,那就永久無 法由男人手裏解放出來呀。對男人的胡來亂做我要斷然反 抗,不論有甚麼事決不投降,你說應該不應該。等著瞧 吧!我那自私的叔父。」 說著嘴邊浮出微笑,從肚裏湧起好勝的脾氣,燃燒著拚命 到底的鬪志。 「甚麼東西──。」她強哼了一下。 牙齒咬緊得像要出血似的,由於極度的憤怒,火熱的雙眸 射出異樣的光芒,跟叔父爭曲直的心像盤磨似的紮了根。 11

[close]

p. 12

*** 連續陰沉的天空,已到了應該放晴的時節,可是寒氣還很 逼人。她雖健康不怕冷,不知道為什麼顫抖不已,胸部悶 塞而晚飯也不想吃,她推說身體不舒服,就回到空空洞洞 的房裏去了。 平常總是在暗淡的油燈下不見笑臉的晚餐,可是今天晚上 不曉得為什麼,熱熱鬧鬧,時時有笑聲,由飯廳飄了過 來。那熱鬧的笑聲,沙啞的叔父的聲浪高高地混在裏面。 「貧窮不是永久纏身的,如果有女兒的話就不會長久鬧窮 的……。」 這樣斷斷續續的傳了過來。 像將熄滅的炭火被風煽起來似地,原來在她胸中已鬆懈下 來的旋滾的焦急,被叔父沙啞的聲音煽著又熾烈起來了。 12

[close]

p. 13

不論怎樣貧窮,將女兒來換金錢,這還有甚麼道理?她無 論如何是不能了解的。 怎麼會生長在這種野蠻的地方呢?她怨叔父,更怨環繞在 四周的人們,伯母也是。堂兄堂弟也都是……,連她母親 也欺騙她來圖自己生活的安逸舒適,因此她向左,向右, 前前後後總沒有一個朋友,也沒有同情她的境遇的人。 她恰如被重重包圍在敵軍之中,不論往那一邊都沒有友 軍,只能徒然等待著援兵。可是她覺悟到孤立無援的她, 無論如何需要突出這監視線。為著衝出這個重圍須不惜任 何犧牲。就是另築一道萬里長城也不能擋住她這個念頭 了。 可是,不論怎樣,女人終歸是弱者,一到有事時眼淚就先 流,沒有辦法想,也不曉得逃遁之路,可是她不是能這樣 只哭就忍受下去。 如果不想出個辦法的話,會註定一生淪於苦海的。可是要 13

[close]

p. 14

從這個泥濘自拔,無論如何就得跟自己所敬而遠之的叔父 談判。 但是她平日就不愛跟叔父說話。 她心裏雖想鼓起勇氣,可是兩隻腳總自然而然地走向跟叔 父的房子相反的方去。好像耳裏微微地有沙啞的聲音在響 著: 「月桂,喃喃地說些甚麼呀。」 可是,她對屈辱引起的反感逐漸高漲起來,超過了怯懼, 於是鼓起渾身的勇氣,想衝向叔父,不過她還是把快要炸 裂臟腑的憤怒壓抑裝做平靜走去。 「叔叔,聽說我的事登在報上?」 「呃呃,已經看到了?天定良緣,他是又有錢又慷慨的好 人家,一下子就拿出六千元做聘金,月桂妳可真是好福氣 呀。」 14

[close]

p. 15

「但是,叔叔,求求你,我不願做姨太太。」 「妳又儘講那個廢話了,妳別以為任性就可通過,過去妳 辭掉了不少人,這次再不能傲慢地講『不為金錢出嫁』的 話了,這次跟過去的都不同,聘金是六千塊呀,一家人坐 著也可以過日子。」 「我不願為家庭犧牲。」 「不要多講了,為著家裏嫁他吧。」 「叔叔,我死也不去。」 「雖說是姨太太,比太太還受人愛護的呀。」 「但是,我對那禽獸一樣的有錢人,不論是太太或是姨太 太,聘金是一萬或兩萬,我都是不理睬的。單聽到就叫人 全身起雞皮疙瘩。」 15

[close]

Comments

no comments yet